新聞中心 藝術園地 散文

父親的“黨性”

2021-05-06 10:38    來源:煉鋼廠    作者:李國權

        我的父親是一名中共黨員,他很普通、很平凡,身上的黨性閃耀而深刻。

        聽母親說,我剛會說話的時候,有人問我:“你長大后掙了錢,先干什么?”我肯定會咿咿呀呀地說:“交黨費。”因為,父親領了工資,無論家庭有沒有重要的開支,首先第一件事,就是去單位交黨費,并且是單位第一個交黨費的人。每次,黨支部的組織宣傳委員都會說:“老李,你的黨性真強。”上世紀70年代,經濟比較緊張,所以拖欠數月黨費其實是很正常的事情,而我父親黨費交的特別積極,干擾了我母親的家庭財政計劃,我母親不滿意我父親的“獨斷專行”,于是就給我教會了交黨費這句話,誰知,我父親聽了居然大喜過望。說到這,我母親加重了語氣,“一輩子都是這樣,一發工資,就知道交黨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上世紀80年代,父親在縣農牧局工作,主抓農業經濟管理。為帶領家鄉脫貧致富,父親引進酥梨這個項目,并計劃建設萬畝酥梨基地。當該項目正在實施時,我父親有個調到審計局的機遇,可是,為了將項目順利實施,父親把機遇讓給了別人,每天騎個飛鴿牌自行車,整天泥里水里地朝鄉下跑。三年后,酥梨種植獲得了成功,成了我們縣的農業特產和經濟支柱之一,父親獲得了縣“先進工作者”榮譽。由于經常在鄉下跑,結識了一大幫農民朋友,這些農民朋友一進城,就來到我家,如同到自己親戚家一樣便利,寄存個自行車,給在城里上學的娃留個衣服,上醫院看病央求我父親聯系個好醫生什么的,在我家和父親喝茶抽煙吃飯聊天,沒有一點隔閡。于是我想,可能父親到了人家家里,也是如此吧。母親總是很給父親面子,來人了熱情招待,只是人走了,便免不了叨咕,埋怨父親錯失機遇(調到審計局的人,已升任了科級干部),埋怨父親招羅人。父親總是哈哈笑著一句話就應付過去了:“我是中共黨員,黨性要強,要和群眾打成一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光陰荏苒,父親今年已經七十八高齡,患老年癡呆已經十四年了,不知道我母親是誰,也不知道我是他的兒子,把什么都忘記了,唯獨沒有忘記他是一名中共黨員。記得有一天夜很深了,父親無論如何都不肯睡覺,且吵鬧不休,母親方法用盡都沒有解決這個問題,很是煩惱。我忽然腦子里一激靈,馬上有了主意,我嚴肅地說:“老李同志,你是黨員嗎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是黨員”!父親頓時嚴肅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黨中央規定,全體黨員,晚上十一點前必須休息,F在,已經十一點了,必須服從黨中央規定,馬上睡覺。”父親聽了,一聲沒吭,扶著拐杖就去臥室睡覺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后來,我如法炮制,屢次順利地解決了父親不愿吃飯、不愿睡覺等“難題”。

        看來,父親的“黨性”,已經刻在血肉里,刻在靈魂里了。

-->
  • OA系統
  • 企業郵局
用戶名:
密 碼:
友情鏈接:
網站首頁 | 公司簡介 | 建言獻策 | 企業郵局 | 聯系我們
行政管理部:0913-5182286 黨群工作部:0913-5182074 品牌營銷部:0913-5182109
  
版權所有 陜西龍門鋼鐵有限責任公司 © 2014 陜ICP備05004228號

陜公網安備 61058102000140號

秋霞免费理论片在线观看,无码无需播放器在线观看,偷看医院美女嘘嘘视频,国产精品制服丝袜无码